郭麒麟不与父亲郭德纲聊事业:他觉得我已经长

  • 时间:

  新浪娱乐:你这次饰演的是第三版秋水了,因为之前韩庚、张一山都演过这个角色。那你有看过他们之前演的秋水吗?

  郭麒麟:是多面的。我可以是喜剧人,可以是郭老师的儿子,可以是个演员,可以是个相声演员,可以是个影视演员,是一个更多元化的我。

  耿乐老师扮演我的二叔,是我这个人生启蒙老师,还有我的“岳母”梅婷老师,我跟他们搭戏都特别的愉快。那场戏还挺有意思,拍了一下午,但是一点也不累,特别开心,而且不断的在丰富,不断在改。演戏的过程是一种协作的快乐,拍戏要大伙一起完成一个项目,是一个很有成就感的事。这也算做功课,其实我算初代秋水,我演的是最小的。有一场戏是我的幻想,那场戏拍的特别好玩。所以说反正跟秋水有相似的地方,也有不一样的地方。学习学习人家先进的表演经验。所以说我觉得怎么比都不吃亏。郭麒麟:有啊。万一拍的不错,也能让观众眼前一亮对不对?新浪娱乐:那前两天德云社自制的喜剧《能耐大了》项目也启动了,之前你参演了第一部《林子大了》,这次为什么没有参加?郭麒麟:我都能从中得到我的乐趣,就是乐趣的点不一样而已。他们俩都是上大学之后的。

  郭麒麟作为第三位饰演《给我一个十八岁》中秋水这个角色的男演员,他表示自己本来就还需要学习,所以并不害怕观众心中的比较。

  那咱不如人家,应该的,人家是老演员。就是我做梦梦见我去二叔家,我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向他请求问题,然后他突然拿刀要砍我,然后我就醒。就是通过对戏,通过这个拍摄的进行能够感受到他们的这种气场,和对人物的这种理解,还有散发的这种气质和情绪,这些东西是值得学习的。郭麒麟:有。他们俩都是老演员了,都有了丰富的表演经验。郭麒麟:这个对我来说没有压力。我觉得就是遇高人岂可交臂而失之,下棋不就都得跟高手下棋,遇强才能更强。现在来看,说相声是自娱自乐,就是在逗观众乐的同时,我会更加高兴,自己会更开心。文艺青年可能平时的脑回路跟非文青有一些区别,我既有文青这种不食人间烟火,成了仙儿的这种想法,但是肉体还是脱离不了俗事间的羁绊。郭麒麟:我是个伪文艺青年。我对于大部分观众来说,可能大伙没有看到我拍摄青春春题材的戏。郭麒麟:我印象深的都是跟长辈之间的戏份。

  新浪娱乐:那现在有会说想要刻意想摆脱自己身上,或者说是观众给你的印象,就是喜剧人的这样一个标签吗?

  谈及父亲,郭麒麟表示现在几乎不和父亲谈论事业上的事。因为父亲觉得他已经长大了,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。很多观众知晓郭麒麟是因为相声和喜剧人节目的缘故,郭麒麟自己表示,无论是说相声还是演戏,他都可以从中找到专属的乐趣。他也希望可以通过作品,让观众认识一个更加多元化的自己。

  郭麒麟:没有必要。因为我爸觉得在这方面我已经长大了,有自己明辨是非的能力,该自己做主了。无论说结果是好是坏,都应该自己负担这些个责任。

  郭麒麟:他不知道我去拍什么,他也不知道我去干什么。只知道儿子有一段时间不在北京,仅此而已,俩月晒黑得煤球似的。

  郭麒麟:我们演的是不同年龄段的秋水。一个人他从小到大,他的不同人生阶段,他的各种思想各种行为肯定也都不一样。可能我这个秋水更内向一点。因为我这个秋水还在闷的这个阶段,他们已经过了闷到了闷骚的那个阶段。

  郭麒麟:我们在拍摄这些系列之前会先出剧本。演员是要服从于剧本的,可能这一季的剧本没有合适我的角色。我觉得演员一定得找适合你的角色再去演,不是说找一个跟你形象气质都差很多的。很多演员为了突破自己会这样,但是我觉得年轻演员还犯不上这样,所以说人家考虑到里头的角色不太适合我,就没参加。

  郭麒麟:我纠正一下,我不是喜剧人。因为相声根本就不是喜剧,它是单独的一种表演形式。可能很多观众对我的了解也不仅仅是在喜剧上,好多朋友都不知道我会说相声,就单纯知道我这么一个人,知道我是谁儿子,仅此而已。所以这个标签是需要你的作品,让观众通过作品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。

  郭麒麟:当然看了。演这个戏之前我就看了小说。这个小说写得确实特别的有意思。当时觉得冯先生这个笔触很难改成一个影视作品,感觉可能偏向随笔,并没有一个完整连贯的故事。但是看得出来,秋水的人物性格还是刻画的很明显。

  新浪娱乐讯 在新剧《给我一个十八岁》中,郭麒麟饰演文艺青年秋水。作为第三位饰演这个角色的男演员,有韩庚[微博]、张一山[微博]演绎的秋水版本在前,郭麒麟表示自己本来就还需要学习,所以并不害怕观众心中的比较。

  郭麒麟:我个人看来,年轻演员最怕有规划。你可以有一个宏观的规划,比如未来我瞄着一个什么方向去发展,我对未来的规划就是努力。 (奋斗乌托邦/文)